• 首頁
  • 中心簡介
  • 主要職責
  • 領導介紹
  • 機構設置
  • 媒體報道
  • 政策法規
  • 通知公告
  • 信息動態
  • 聯系我們
  • 您的位置:首頁 >>  媒體報道 >> 北京垃圾分類“踏步”20年
    北京垃圾分類“踏步”20年
    信息來源:北京市城市再生資源服務中心   ‖  閱讀次數:5910次   ‖  發布時間:2014-6-20
     

         今天是第43個世界環境日。早在上世紀90年代,北京就已經開始提倡垃圾分類收集處理。1993年,北京率先制定《城市市容環境衛生條例》,對“城市生活廢棄物逐步實行分類收集”,然而20年后的今天,北京街頭、社區盡管分布了許多分類垃圾箱,但依然是各種垃圾混雜,除了定時來翻撿飲料瓶的拾荒者,你很難判斷哪些垃圾能夠被回收和再利用。20年來,盡管政府投入巨資處理垃圾,但垃圾分類仍然處于原地踏步的窘境。編輯:陳若冰

        北京早期的垃圾處理比較粗放,居民產生的垃圾都是散倒在垃圾池,由車裝運至城外掩埋處理,那時多為生活垃圾。圖為1988年11月,北京環衛部門晝夜突擊清運白菜幫,僅西城環衛局就出動卡車42輛,清運菜幫垃圾504噸。新華社記者唐師曾攝

         1993年8月,北京部分地區的居民改變過去散倒垃圾的方式,開始使用塑料包裝袋倒垃圾,以減少垃圾污染,凈化環境。圖為東城區南池子街道的一位婦女正往塑料袋里裝垃圾。新華社記者劉衛兵攝

         1998年4月,北京開始提倡并推廣垃圾分類收取,有關部門先后在大商場、公園及繁華鬧市區設置了幾十處垃圾分類箱。圖為西單北大街路口的三組式分類垃圾箱,這種垃圾箱設計超前、功能非常實用,投放口根據垃圾種類有所區別。新華社記者 程至善攝

         此后,街道上的垃圾筒經歷一番走馬燈式的變換,樣式層出不窮,但最終都沒有成功引導人們分類投放垃圾。圖為2008年,北京街頭的分類垃圾箱,可循環筒與其它垃圾筒幾乎一樣的外觀和顏色,很難讓人區分。張愷欣/CFP

         2010年前后,北京在全市推廣垃圾分類處理,居民社區內都擺著三個一米多高的垃圾桶,綠、藍、灰三個垃圾桶按照分類指示,可回收廚余垃圾、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圖為朝陽區六里屯街道十北社區,環保志愿者給垃圾筒穿上“花衣裳”,方便識別。Jhpt / 東方IC

         然而這一政府大力推行的垃圾分類舉措,在實際執行中卻大打折扣。圖為2014年2月,北京東三環一小區內一處立有垃圾分類示意圖的垃圾收集點,雖然有三類不同垃圾的指示牌,但實際上只擺放了一個垃圾桶,所有不同類的垃圾都混放在同一桶里。新華社記者羅曉光攝

         在垃圾分類推廣中,許多市民環保意識不強,還是將垃圾簡單堆放,即使有市民將垃圾分類打包,環衛部門在處理時,仍然是將垃圾全部混雜在一起裝車,分類等于白費工夫。新華社記者羅曉光攝

        拼版照片顯示:2014年2月25日,北京東三環一個小區內,保潔人員把從各自負責的樓道收集來的各種垃圾堆放在一起,等候環衛集團的垃圾車將其運走。雖然這個小區內有好幾處垃圾分類的指示牌和按類擺放的垃圾桶,但幾乎所有的居民都只是把家里的所有生活垃圾混裝在一起放進樓道里的大垃圾桶,然后由各樓保潔員收集,堆放在一起,根本談不上分類。新華社記者羅曉光攝

         2014年5月3日,北京草莓音樂節,15萬觀眾在三天時間里丟下20多噸垃圾。市民普遍缺乏環保意識,是垃圾分類難以執行的重要原因,而組織方沒有設置足夠的垃圾回收裝置,也導致了大量垃圾被隨意丟棄。京華時報 朱嘉磊 攝

         2012年10月,北京香山紅葉節,香山公交車站一墻之隔的垃圾場存放了大量垃圾有待處理,這些垃圾沒有經過任何分類處理。蘇衛忠/CFP

         北京的垃圾回收,城鄉之間差別明顯,圖左:2013年9月5日,北京城鄉結合部,一位老人在破舊的垃圾箱邊撿垃圾。圖右:2013年5月20日,北京高端商業區,一名清潔工在打掃分類垃圾箱。REUTERS/Kim Kyung-Hoon

         北京每年都在垃圾回收方面投入巨額資金,但卻疏于調研、從實際出發,其中不少最終成為面子工程,華而不實。圖為2013年12月,北京市西城區裝備的“二維碼”垃圾筒,每臺耗資1.6萬,若想投放入垃圾,只能將垃圾袋上的二維碼對準屏幕掃一掃,所對應的分類垃圾桶才會自動解鎖并打開。張北/CFP

         位于北京朝陽區循環經濟產業園內的高安屯餐廚廢棄物資源化處理中心有5條生產線,日處理能力達400噸,但由于收不到足夠的餐廚垃圾,目前僅開通了2條線。與此同時,北京的許多餐廚垃圾卻在夜幕中流向城郊,其中不少被制成“地溝油”。新華社記者羅曉光攝

         而在北京大量外來人口居住的城鄉結合部,垃圾處理仍然是粗放式管理。面對沒有被分類的垃圾,焚燒廠或填埋場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據統計,北京每天產生垃圾1.77萬噸,其中一半焚燒、生化處理,另一半直接填埋。據衛星航測,北京周圍的垃圾山已經超過7000座,形成垃圾圍城的局面。REUTERS/Jason Lee

         在改革開放之前,北京的垃圾回收是作為與環衛體系平行且獨立的部門,由供銷系統的回收處負責管理。改革開放后,政府部門逐漸退出了回收行業的直接經營,供銷系統等國有資源回收公司也在體制改革中變身,而在這一時期進城的農村人,迅速成為廢品回收與運輸的主力軍。在北京周邊,存在著多個以廢品回收為生的垃圾村。圖為2014年5月,位于昌平區的東小口廢品集散地,方圓數百畝的土地上盤踞了千余廢品回收站,超過3萬人在此謀生,是北京最大的廢品集散地。REUTERS/Kim Kyung-Hoon

         在缺少政策扶植和經常受到有關部門重重打壓下,這些私人經營的、作坊式的廢品回收點,承擔著北京市大部分的垃圾分類處理工作。圖為2014年2月,通州區馬駒橋鎮的北京聚寶庫廢舊物資回收公司,一名工人對回收來的廢舊塑料進行簡單分類。新華社記者羅曉光攝

         工人將回收的廢舊塑料制品粉碎處理,在這個廢品回收公司,數千平方米的土地被分割出租給數十個廢品回收小作坊,塑料、廢鐵等露天擺放堆積成山,遠在百米外就能聞到空氣中的惡臭。新華社記者羅曉光攝

         在東小口,廢品回收已經形成一定的專業化,商戶們的分工非常明確和細化,每家只收固定類別的廢品,絕不摻雜其他品類。在這里已經形成產業規模,形成一條完整的回收、加工和二次銷售鏈條。圖為2014年5月,東小口,工人在拆解電子垃圾。REUTERS/Kim Kyung-Hoon

         這些廢品被初步加工后,近的銷往河北、山東,遠的則到浙江、江蘇甚至廣東等地,成為各種工業原料。不過由于缺乏監管,加上個別商戶的私欲,這些廢品的去向存在很大的問題。有些小作坊將塑料瓶粉碎清洗后,再賣給一些小廠或黑作坊,用來制作“毒餐盒”等,而處理一些電子垃圾產生的重金屬,則被隨意丟棄,造成環境二次污染。REUTERS/Kim Kyung-Hoon

         目前,有成千上萬的外來人口居住在東小口的“貧民窟”內,沒有下水道,拾荒者們在堆積如山的垃圾中一日三餐。由于都是作坊式生產,拾荒者極少有防護衣、面罩和靴子。REUTERS/Kim Kyung-Hoon

          根據北京社科院2006年編撰的《拾荒大軍調查報告》,估算北京有30萬拾荒者,每年從北京撿出30億元。但這一行業卻存在很大的不穩定性,缺少政府扶植,東小口市場幾次三番被勒令搬遷,即使看到廢品回收前景的企業,也很難加大投資開拓市場。很多地方熱衷于申請動輒上億元的垃圾處理場工程,對只需要幾百萬甚至幾十萬元就可以開展的生活垃圾分類回收體系建設缺乏興趣,這也許是造成當下垃圾處理死結的根本原因。

                  
    上一篇:快遞包裝處理戳中廢品回收行業痛點
    下一篇:北京青年報報道“廢舊衣物回收公益活動牽手和義社區”
    友情鏈接  
      市人力社保局 | 市園林綠化局  | 市科委  | 市環保局  | 市城管執法局  | 市交通委  | 市工商局  | 市政市容委  | 市規劃委  | 市商務委  | 市民政局  | 市財政局  | 市公安局  | 市發展改革委  | 中共北京市委社會工委、市社會辦  | 再生資源 
        返回頂部↑
    主辦單位:北京市城市再生資源服務中心  聯系電話:010-83628528
    郵箱:cszszy@163.com 網址:http://www.hitomoto.com  京ICP備13009691號-1
    婷婷亚洲综合五月天小说,中文字幕无码亚洲字幕成a人,日本精品aⅴ一区二区三区,www.男人天堂